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0. 009 生与死的缝隙

十二番队队长室里浦原喜助检测到自己交给立香的穿越门装置被启动,当时开发这个装置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他偷偷去现世买实验用的材料。立香说要去现世,他为了保险将加秘的程序做了调整,保证不会被别人察觉。但是若是在静灵庭开启穿越门还是存在着风险,以防万一他将门的位置设置在了流魂街。

从装置启动到回到尸魂界中间还要一段时间,计划是浦原假装外出将立香接回来,所以他现在正走在去玩流魂街的路上。

流魂街越往里越是贫瘠萧瑟,治安也更加不好,但是这些普通的整不敢招惹死神,更何况还是队长级的死神,是以浦原所到之处人人皆做鸟兽散。他却仿若未觉,使出瞬步眨眼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穿越门的出口设置在一片树林里面,浦原到的时候立香已经等在那里了,似乎在和什么人讲话。突然她朝着他的方向看来,看清是他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又侧头跟身边他看不见的人说了什么。

“……不要乱来,随时联系。”

浦原到的时候就听到这两句话,然后就是一阵风吹过耳边。

“还真忙呢立香桑~~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多谢关心,已经和迦勒底联系上了。”立香笑着说。

“哦?”浦原挑了挑眉,“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吧,此地不宜久留。”

立香点了点头和浦原相伴着往静灵庭的方向走。

“你就这样出现的话那么五番队的那个……”

“那个我已经处理了,浦原队长不用担心。”

浦原实际上并没有担心,从现世回来之后浦原感觉她有哪里不一样了,可是具体又说不上来。

“那具义骸我已经让人送回你的办公室了,再次感谢你的协助。”

“这么说的话就太客气啦~~”面对立香的道谢浦原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说话一个女高音插了进来。

“啊!!!立夏!为什么你这个秃子会和立夏在一起。”

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口头禅,是日世里无误了。

金发双马尾的少女用屁股将浦原挤到一边,一脸担心的看着立香,“立夏你没事吧?他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浦原:“……日世里,你是不是对我这个人有什么误会?”

“哈?你们臭男人不是看到漂亮一点的女人幻肢就会立正起立吗?”它的目光往下一瞥,那恶狠狠的眼神仿佛只要看到那里有一点动静就把他正地就法的感觉。

浦原感觉到了杀气满头大汗的朝旁边迈了一步避开她的目光,有些无语又有些无奈的说,“日世里你又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书。”

日世里却没有回答他,她从原地弹起双脚并拢朝着浦原的脸踩去,正中红心。

日世里:“看见立夏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浦原:“……”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什么啊这不是日世里吗?又在欺负喜助吗?你这个暴力女到底还记不记得他是你队长。”

因为他们这边的动静有点大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平子和蓝染路过的时候一时好奇过来凑个热闹,没想到看到的都是熟人。

“真是的,你们这么闲的吗,都去给我工作啊!”

向来都在逃避工作的平子真子说出这话愣是让跟在他身边的蓝染多看了他一眼。

他推了一下眼镜,“平子队长,我想提醒您一句您也是丢掉工作偷跑出来的。”

金发的男人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拆台的副队长,“惣右介,这时候能请你闭嘴吗?”

“抱歉队长,但我说的是实话。”

被他的耿直逗乐了在场的人都不由笑出了声。

作为当事人的平子真子则跑到立香身边,亲昵的勾着她的肩,“立夏酱你竟然瞒着我偷偷跟喜助约会,你是移情别恋了吗?”

“不,你误会了,我连恋也没有过又哪来的移情别恋。”

仿佛被利剑一剑刺穿*屏蔽的关键字*平子痛苦的捂着胸口。

平子:“我受到了重创,要立夏酱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下一秒迎接他的是抄着鞋子呼过去的日世里。

立夏:……

真是熟悉的日常。

“立夏桑这时候在外面游荡好吗?我听说现在流魂街不太平。”

作为唯二没有被战斗波及的两人蓝染和立香攀谈了起来。

“我只是出来逛逛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蓝染说:“听说流魂街有整消失了,山本总队长怀疑和之前袭击你的人有关。”

“对!我原来就是想说这个,接得好惣右介。”和日世里打得不可开交的平子抽空插了一句。

立香皱了皱眉,“消失?”

不是死亡,不是失踪而是消失?

“是的消失,听说只有衣服留下……”平子进一步解释到。

立香皱了皱眉,没想到她只是去了现世两天这边就出事了,好在她现在人手充足,在回到尸魂界的时候她就把从者派出去调查了。

“这件事护廷十三番队已经着手调查了,这段时间你别乱跑,小心又成为他们的目标。”说这话的时候平子的表情异常认真,立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幅表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我会注意安全的。”

眼角的余光扫过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棕发男人,心里猜测这次的事件是否与他有关。

立香在这边想着事那边平子他们已经就这次的调查队讨论开了,

——真的会那么顺利吗?

立香总觉得不放心,低声叫了一声,“百貌,你在吗?”

名叫百貌的英灵可以把自己*屏蔽的关键字*成无数个人格,他们遵从立香的命令外出调查,但是还是留了人暗中保护立香,所以这一叫立马就有回应。

“Master请吩咐。”

“刚刚的对话你也听到了,去查下这件事。”

“是!”

空气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谁也没有发现。

虽然出动了百貌但是立香还是觉得不安。

“这种大战在即的感觉……看样子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然而事实上我们没有任何收获。”

回到住处的立香和几个英灵聚在一起讨论着。

“没有圣杯的消息吗?”

百貌摇了摇头,“不要说圣杯了,就连英灵也没发现。”

“这确实有些奇怪。”斯卡哈说,“圣杯的出现预示着战争开始,但是你看这个世界虽然有*屏蔽的关键字*但是很和平。”

“圣杯会召唤保护它的英灵,而世界的意识为了修正历史也会召唤清道夫。”岩窟王抽了口烟,“两边都这么安静确实不符合常理。”

几个人陷入了沉思。

“Master你有什么想法?”罗宾汉见立香低头不语忍不住开口问到。

立香抬起头看到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茫然的“啊”了一声,罗宾汉无奈的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弄错了。”

岩窟王挑了挑眉,“怎么说。”

立香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因为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所以我们根据以往经验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圣杯的缘故,会不会有种可能,我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与圣杯无关?”

房间里一阵沉默。

“但是迦勒底确实探查到了特异点。”百貌说,“难道示巴的信息有误?”

“跟迦勒底那边联系上了吗?”

“没有,回到尸魂界之后就没办法与那边通信了。”

“啧!真麻烦,这样根本没办法验证我们的猜测。”

“其实我还有个猜想。”立香弱弱的说,“迦勒底那边发现了特异点,但是我们身处特异点却没有任何发现。没有圣杯,没有英灵,也没有战争,那么会不会是有什么和圣杯相似的东西误导了示巴的演算。”

这个世界的魔力之所以这么奇怪有可能就是因为那个东西的缘故。

“和圣杯相似的东西?又一个万能的许愿机?”

这个猜测很大胆。

但是可能性相当的高。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之前的着重点就完全错了。”

岩窟王拿出一份地图,上面圈圈点点正事他们之前探查过觉得可疑的地方。

“之前探查的地点要重新来过了,不过不急我们可以先从我们今天得到的线索入手。”他对上一脸疑惑的立香,“你不是让百貌去调查流魂街魂魄失踪的事吗?他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

立香看着他嘴角那抹带着恶意的笑容,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和蓝染有关?”

岩窟王那对金眸平静的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

百貌接话道,“那个叫做蓝染的男人似乎在做什么实验,那些失踪的人都是他的实验体。那些调查的死神没三两下就被弄*屏蔽的关键字*,我们想出手都没机会,那些人死后不久就变成了带着面具的怪物到处*屏蔽的关键字*,我们偷偷的处理了。”

立香:……

好像一不小心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事情闹得更严重了。”百貌像是刚刚从分/身那得到了什么消息语气都冷了下来,“有两位队长级的死神灵压消失了,护廷十三番队刚刚派遣了五名队长级的人前往案发现场调查。”

立香心口莫名抽痛了一下,她蹙了蹙眉,“都有谁?”

“名字没有记住,不过有和御主关系不错的那个金发男人,还有那个双马尾似乎也在前往案发现场的路上。”百貌说。

胸口的疼痛愈发的强烈了。

“怎么了立香。”

看出立香的神色不对岩窟王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立香摆了摆手,“没事,是沉寂了许久的立夏小姐,她想出来。”

岩窟王他们的眉头皱了起来。

在这里的立香只有一半的魂魄这是在场的servant都知道的事,半魂的立香只有附身在这个快要消散的身体里才能活动。这个身体的意识一直没有消散只是一直在沉睡着,没想到这会突然活跃起来。

“是因为平子和日世里吧。”立香的一只手按在跳动的*屏蔽的关键字*上,“你是在担心他们吗?”

似乎是在回应她一半,*屏蔽的关键字*跳动的急速而又有力。

立香捂着胸口笑了,“借用了你的身体这么久也是时候报答了,这些日子也麻烦他们照顾了。”

心跳的频率终于恢复了正常。

她喘了口气看向面露紧张的英灵们,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如你们所见,我们接下来有事做了。”

百貌恭敬的低头,“听候御主的吩咐。”

罗宾汉拉了拉斗篷将自己的脸完全遮住,“我只是个三流的弓兵对我不要有太高的期待,不过只要是master你的命令我都会去做的。”

斯卡哈用那对紫色的眸子打量着她,“就算那人没有拜托你你也是打算去帮忙的吧,你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我。”

岩窟王冷冷哼了一声,“不要指望我会帮忙,除非你想被我吸干。”说着就躲进了她的影子里。

立香脸上的笑意更浓。

平静的夜晚月亮在黑色的云朵中穿行,昏黄的月光照亮了少女有些苍白的面容。

身上披着能够隔绝灵压的斗篷的浦原喜助就这么和立香撞上了。

两边都有些吃惊,然后又各自了然。

两个有着相同目的,和相同目的地的人面对面站着。

“真是胡闹,那可不是立香小姐能够去的地方。”

“立夏小姐想去,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立夏小姐?”

“一缕残魂,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也不希望她抱着遗憾消失吧。”

“…………就算是这样也不行。”

浦原还想劝结果被打断了。

“行了,有这罗里吧嗦的时间我早就到了。想让我回去你怎么不以身作则的先往回走?”

浦原无言以对。

“这位小姐说的对,特意做出了隔绝灵压的装置,看样子你是非去不可了。”

突然冒出一个留着胡子带着墨镜的男人,他似乎和浦原是旧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目的似乎是和他们一致的,于是他们三人就这样临时组成了一支奇怪的队伍。

“立香桑对现在的情况了解多少?”

路上浦原喜助问道。

立香叹了口气,“基本上都知道了。”

“哦呀!这可真是出乎意料。”

“嘛~你也知道的,我在现世和迦勒底联系上了,得到了那边的支援。”

“哦?”浦原喜助看着她若有所思。

“虽然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这是某种实验吧。啧!竟然拿活人来做实验那些家伙还有人性吗?这时候就应该CALL护士长过来消毒。”

当然在没办法和迦勒底联系的现在也只能想一想了。

虽然不知道她后面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之前的浦原都听懂了,他看着立香的目光变了又变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握菱铁斋看着立香的目光多了几份探究。

“那么照这位小姐看来,罪魁祸首是……”

“关心的果然是这个吗?”立香侧头对着空气点了一下头后才回头看他,“凶手的话我想浦原队长应该也猜到了。那家伙的幻术确实厉害,也难怪没有对魔力的你们会被耍得团团转。”

某个同样没有对魔力的复仇鬼在影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立香当没听见。

“立香桑早就发现了。”

“也不是一早,最开始只是觉得有些违和,后来有意识的去注意了才发现的。教我幻术的人说‘任何觉得不对的地方都要警觉,因为那可能是你摆脱幻术的突破口’虽然人品还有待商榷但是幻术那家伙是一流的。”

浦原的目光朝她看去,“总觉得立香桑认识很多厉害的人嗯。”

“嗯!大家都超厉害的。”立香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大家都是值得信任的同伴,我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个人……

“有时候觉得立香你就像张白纸一样,要小心一点哦,这样的你是最容易被染上颜色的。”

立香听着这像是告诫的话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浦原阁下这是告诫你要慎重交友。”

“喂!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啊!”

恼羞成怒的浦原不满的*屏蔽的关键字*,握菱铁斋没有回应他而是看向某个方向,手中的权杖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有什么人正往这里而来。”

他的眉头皱起,“速度很快……”

说话间他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权杖一脸戒备的模样,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出现在这里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那人的速度很快,就在他举起权杖的时候一道黑影就已经出现在了面前,握菱铁斋一个鬼道也已经准备完毕。

“啊!是百貌桑,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回头对两个同行者说,“自己人。”

握菱铁斋的一个大招就这么憋下了。

之前在第六特异点出现的,百貌其中一个女性人格在见到立香的时候不爽的啧了啧舌,“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这话一落在场的其他人脸色就变了。

浦原和握菱铁斋对视一眼,默契的点了点头。

“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

考虑到立香不会瞬步他们之前都是用走的,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这么下去了,他们决定带着立香用瞬步赶过去。

“立香桑,失礼了。”

浦原走到立香身边想要将她抱起,就在他伸手的时候立香脚边的影子突然扭动起来,一道黑色的火焰从影子里窜出,那是可以烧灼灵魂的诅咒之火,黑色的火焰拔地起将少女整个笼罩在里面。

浦原被这突然冒出来的黑炎吓了一跳反应迅速的跳到一旁,正担心立香安危的时候那黑炎已经慢慢的变换成人型,带着帽子有着金色眸子的男人自火中出现,他的身后是熊熊燃烧的黑炎,那黑炎化作黑色的斗篷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女护在怀里。

看到这一幕的浦原喜助和握菱铁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这一幕,呆呆的和黑色的凶兽对视着。

“离立香远一点。”

黑色的凶兽警告道。

直到岩窟王戴着手套的手按在她头上立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某个复仇鬼已经出来了,再看看面前显然吓得不轻的两人,她扯了扯男人的衣角,“爱德蒙你不是说不出来吗?”

岩窟王垂眸朝她看了一眼然后将她打横抱起,“我带你过去。”

说完不理会呆在原地的几人带着立香就朝目的地去了。

“刚刚那个……”不明所以的握菱铁斋看向浦原喜助试图从他那得到答案。

“虽然是第一次看见真容,但是那个男人就是那时候那人吧。”他还记得那次立香告诉他们她并不是一个人时出现在他和平子面前的黑色火焰,只是这次的黑炎带给他的震撼是上次所不能比拟的。

冰冷!绝望!恐惧!

“啧!装模作样的家伙。”还未离开的百貌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看那两人还呆愣在原地难得好心的提醒到,“那家伙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猎物,你们小心一点否则会被烧得连灰也不剩。”

切!那个复仇鬼也就只有在立香面前才会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背地里可没少给他们使绊子。

虽然不清楚情况但总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浦原恍然大悟到,“原来是立香桑的男朋友吗?”

“呸!他想的美。也不问问迦勒底的其他人同意不同意。”顿了一下她又道,“至少翁那关他就过不了。”

说着她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浦原有些心疼那个男人了,这是什么修罗场。

从另一个角度想,能在这样的修罗场存活下来的立香桑真的很厉害呢。

“哈嚏!”

正被岩窟王抱着高速移动的立香突然觉得鼻子有些痒打了一个喷嚏。

“是太快了吗?”

不等立香回答岩窟王已经将披在立香身上的披风裹得更严实了一些。

立香有种自己仿佛是襁褓中的婴儿的感觉,而岩窟王就是她那个威严的老爸。

她被自己的这个脑洞吓了一跳,身体一抖就想挣脱岩窟王,岩窟王的眉头一皱呵斥到,“不要乱动,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才不可能不管我呢。

已经习惯了他的口是心非立香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立香已经可以听打斗的声音,动静还挺大,时不时的发出类似*屏蔽的关键字*的声音。

岩窟王没有再继续靠近而是找了一个可以俯瞰全局的地方,他刚将立香放下一绿一紫两道身影就已经出现在立香身边。

“Master你真慢啊,那边可是打了好一会了。”

“需要我们动手吗?他们已经陷入劣势了。”

是罗宾汉和斯卡哈。

立香下意识的看向那边的战场,四人vs两人,人多的反而被压着打。

立香抽了抽嘴角,“……你们就一直这么看着他们?”

说好的支援呢?

“说什么呢Master,没有你的指挥我们怎么敢私自动手。”摊着手的罗宾汉开始甩锅,“他们又不认识我们,贸然加入战场要是被当做敌人怎么办。”

“Archer说的没错,Master你想怎么做。”

下面那些人怎么样都无所谓,跟他们也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之所以会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们的御主——立香想要帮助那些人而已,他们是立香的武器,是立香的枪,她指哪他们就打哪。

立香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那边的战场,那边似乎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也就是在这时一直被平子夹在腋下的日世里突然给了离她最近的平子一刀,场面再一次变得混乱起来。

也就是在这时几个英灵察觉到了不对劲,立香在看到底下突然出现的黑色结界时脸色也是一变,当即下令道,“斯卡哈小姐!”

“遵命。”

紫色的枪兵瞬间在眼前消失,只听得底下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那道还没来得及完全闭合的结界出现了裂纹,裂纹越来越大最终化成了齑粉,几人闷哼一声跌倒在地。

等平子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只有一杆红色的□□插在地上,顺着抢杆向上一道紫色的身影迎风而立。

——是个美女。

但是平子此刻并没有时间打量这个人,他的目光落在紫发美女手中提溜的那个身影,穿着白色外套脸戴面具的男人。

那是……

“东仙……”

听到声响那个紫发美人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像丢抹布一样把已经失去意识的东仙丢到他面前。

平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同伴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

“还没有明白吗?这个人想拿你们做实验。”

冷艳的女人从□□上跳下来,提起插在地上的魔枪朝他的方向走来。

“不用担心,他们没有受伤,只是被我打破结界的力道震晕了。”

平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你是立香的……”

她点了一下头,“有什么话晚点再说。”转过头去红眸看向某处,“看够了吗?”

“没有想到尸魂界还有您这样的人。”

从树林的深处走出来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走在前面的棕发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屏蔽的关键字*而立的斯卡哈,“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我素不相识今晚的事还请您不要插手,我们就此别过怎样。”

“那可不行。”立香从另一边的树林里走出来看着对面眼镜反着光的男人,“你忘了你捅了我一刀吗?斯卡哈小姐是来帮我报仇的。”

“什么?”

她这话一出有几个人就不淡定了。

一个就是立夏的青梅竹马平子真子,他握着刀的手骨节咔咔作响,“果然是蓝染那家伙吗?”

还有一个就是披着无貌之王跟在立香旁边的罗宾汉,向来散漫的他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丝怒气还有担忧,“Master你受伤了?”

斯卡哈虽然没说话但是那对宛如烈焰般的眸子直直瞪向对面那个男人。

只有事先知道这件事的岩窟王一言不发。

察觉自己说漏嘴的立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已经痊愈了。”

斯卡哈一个卢恩魔术过来将立香的身体扫了一遍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口之后才放下心来。

她摸了摸立香的头,“这些日子御主你受苦了。”

立香刚想说话斯卡哈又冷冷的说道,“有岩窟王跟着竟然还会让你受伤,关于这件事我之后会找他好好谈谈的。”

藏在影子里的岩窟王:……

立香为躺枪的岩窟王默哀了一秒。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立香保持了沉默,但是斯卡哈却不放过她。

“现在告诉我你哪里被捅了。”红眸在立香身上扫视着,立香相信若不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她早就动手脱她衣服自己查看伤口的位置了。

“……在腹部。”她捂了一下肚子。

斯卡哈了然的点头。

“Master,请允许我解放宝具。”

“哈?现在吗?”

立香有些奇怪,眼前的敌人还没有厉害到需要她解放宝具的地步吧。

“Master!我也是!”罗宾汉也举起了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今天突然有点想种树了呢。”

立香:……

她是不是应该再叫上百貌凑个人数,让岩窟王放虎出来嗨一下?

集体宝具大放送,真的好嗨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