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 010 生与死的缝隙

立香就算神经再大条也不可能让英灵在这时候集体释放宝具,先撇开宝具的威力不说,单单是她需要提供的魔力就很吃力,在联系不上迦勒底的现在她可不敢随便放宝具。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立香这次召唤的除了岩窟王都是单体,不会有一发宝具毁掉一座城这样的后果。

当然现场的情况也没有允许从者们释放宝具,因为浦原喜助和握菱铁裁来了。他们不像立香这伙人上来就打,而是就这眼前的情况开始质问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蓝染三人。

“真子!”

立香趁着他们谈话的档口来到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平子真子身边,他的半边脸已经被白色的面具给覆盖,虽然努力保持着意识但是沉重的呼吸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状态。

她的语气里带着焦急,是他熟悉的语调,是他熟悉的气息。

啊!是立夏……

平子的视线已经模糊,少女的身影重重叠叠,到底是立香还是立夏他已经看不真切了。

颤抖的手在他身上按着,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没事的!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

平子猛的抓住她的手,被抓住的右手手背白皙光洁,原本应该在上面的令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平子真子看不到这些,但是他已经认出了来人。

“立……”

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还没喊出那个名字就昏了过去,但是抓着少女的手却没有松开。

她低着头舅舅没有说话,直到那边传来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她才回过神。

“蓝染——!”

一直被挂在腰间当做摆设的斩魂刀被拔了出来,橘色短发的少女朝着那个欲离开的身影砍去,凄绝的叫声久久回荡。面对她突然奋起的攻击,蓝染一点惊慌也没有,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像之前用一个断空挡下握菱铁裁的攻击,他同样用一个舍弃咏唱的六杖光牢困住了她,就在她被困住的瞬间一直跟在蓝染身边的东仙提刀上前准备结果这个女人。

“哦逗!”一把泛着寒光的弓箭抵在他的额头,迫使他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真是没有风度的男人啊!眼瞎了心也瞎了吗?对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下得去手。虽然她不是我那位可爱的Master但是在Master回来之前可不能让她出事。”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披着绿色斗篷的男人,他的手上架着一把□□,此刻那把□□的箭正抵在他的额头,只要在往前一点就可以刺穿他的脑袋。

“都说了我是擅长偷袭的弓兵了,这么近的距离还是第一次呢。”与男人轻挑的声音不同他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危险起来,“你知道你动的是什么人吗?”

东仙被对方强大的气势压倒,双眼一翻晕倒在地。

男人拉了拉斗篷一抬头就对上蓝染饶有兴致的眼神。

“啧!”他啧了啧舌朝远处喊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带着Master去安全的地方。”

说完也不等回复抱着橘发女人在原地消失。

蓝染眼中的兴味更深,“哦!真是有趣的人。”

“是吗?”一道女声响起,“接下来会让你觉得更有趣。”

下一秒一道红色的结界以他们为中心朝外散去,结界所到之处原本躺在地上的因为蓝染他们而受伤的几人瞬间消失不见,就连浦原和握菱铁裁也不见踪影。

蓝染挑了挑眉。

“小心!蓝染副队长。”

还是小孩子的市丸银举刀挡在蓝染身前。

蓝染扫了眼他那个小小的身影然后将视线看向那道紫色的身影,紫色的紧身衣将她完美的身材展现出来,手中红色魔枪在月光下反射着危险的光芒,宛如烈焰般的眸子朝着他看来,“年轻的战士啊,向我展示你的力量吧。我乃影之国的女王,异境、魔镜之主,若你有实力就来杀死我吧。于此相对的我也会将你击杀,为了报我Master受伤之仇。”

立香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在后半夜了,睁开眼看到的地方有些眼熟,在岩窟王的提醒下她才想起这是浦原喜助在十二番队的实验室,也就是之前为她检查身体的那间。

“Master你醒了。”

她揉着发晕的脑袋站起来,“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是立夏小姐出来了吗?”

绿色的弓兵点了点头,“还真是个冒失的大小姐呢,让我不禁想起了刚认识Master那会。”

“……你是在嫌弃我吗?”

“哪敢啊!我怕躲在你影子里的那位骑士会把我送回英灵座。”

“罗宾你果然是在嫌弃我吧。”

罗宾汉吹着口哨撇开头。

立香看到那浦原喜助和握菱铁裁两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注意到她的目光齐齐朝他的方向看来。

“哦呀!立香桑已经醒了吗?”

立香点了点头视线扫过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眉头一皱,“不把他们送到四番队救治吗?”

浦原一改之前调笑的模样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虽然实验被打断,但是几位队长并没有因此逃过虚化。若是送到四番队,平子队长他们的状况就会汇报到总队长那里,难保总队长不会以处理虚的办法处理他们。”

处理虚的办法不就是斩杀吗?

“不行不能把他们送四番队。”立香斩钉截铁的说。

她看向浦原,“浦原队长没有办法让他们恢复吗?”

“刚刚我们正在说这个问题。”他越过立香走到一个密码柜前熟练的按下密码,他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一个东西,“这是我不小心制造出来的东西,我把它叫做崩玉。接下来我会用这个来解开他们的虚化。”

那是一个黑色的珠子,外面被一个透明的不规则的玻璃罩着,从它身上可以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

“这个……”

在浦原拿出这个名叫崩玉的石头之后立香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拉了拉站在她身边的罗宾汉,“是我的错觉吗?我在那个小东西身上察觉到和圣杯不相上下的力量。”

以为自己出错的立香试图从自家的从者那得到答复。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那个东西散发着和圣杯一样令人讨厌的气息呢。”

就在这个时候从到了尸魂界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的迦勒底联络器突然间启动了。

“立……立香!终于联系上了!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但是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我们这边探查到了圣杯反应……不对!这能量的数值不是圣杯……”

看样子达芬奇那边也发现了。

立香拍了张崩玉的照片传送回迦勒底。

“达芬奇亲见过这个东西吗?”立香问。

通讯器那头传来达芬奇惊奇的声音,“立香你还真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给我几分钟我分析一下。”然后就是噼里啪啦键盘被敲响的声音。

趁着这一点时间立香开始询问浦原喜助关于崩玉的情报,但是他这个制作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这是他在研究灵魂进化的时候的产物。

“这位先生还真是造出了不得了的东西,虽然具体的数值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这东西有着僻比圣杯的力量,就是它误导了示巴的演算。我查了这个世界的数值,它是本不该出现的产物。”达芬奇说。

“也就是说造成这个特异点的罪魁祸首就是它吗?”立香说。

达芬奇:“这个说法并不正确。你所在的这个世界检测出来的特异点时间指向未来,而现在被制造出来的崩玉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了和圣杯相比拟的力量,强大的事物会引发战争,战争带来死亡,最终引发世界毁灭。示巴演算出了这个未来,同样预知到这个未来的某人将立香拉到这个世界,期望借你的手来改变这个未来。总而言之,这个石头正是特异点产生的源头,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未来还没发生的时候掐死特异点的萌芽。”

虽然不是很明白她说的话但是浦原清楚崩玉蕴藏的力量。

他看向立香,“你寻找的就是它?”

立香:“我也有些意外,我一直以为我找的是一个杯子。”

没想到会是一颗石头。

“但是不管是杯子还是石头都是非常危险的东西,相信浦原队长也尝试过破坏它,结果失败了吧。不管是为了你们自身的安全着想,还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我都希望浦原队长能把你手中的石头交给我们保管,处理这种东西我们迦勒底是专业的。”

立香一瞬不瞬的看着浦原喜助希望的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浦原拿着崩玉看了很久,这个崩玉是他吸收大量虚为基础创造的,是能打破死神与虚界限的物质,事实上浦原在发现它可以发出远高于队长级灵压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危险,外面那个类似防护罩的东西就是他以防万一设下的结界。

崩玉的力量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无法破坏,无法完全封印,若是落入像蓝染那样的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交给立香确实是现下最好的办法,她始终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只要崩玉不在这个世界那么之后的问题就不会产生。

“好,我会把它给你。”

立香笑了起来。

“不过要等我救完平子队长他们之后。我要借用崩玉的力量为他们解除虚化。”

立香顿了一下笑容越加的真诚了,“我也来帮忙。”

之后就是忙绿的救人工作。

“有什么事?”

立香正在给日世里包扎伤口感应到百貌的靠近就开口问到,话音刚落身披黑色斗篷头带面具的暗杀者就出现在了立香面前。

“Master,刚刚四十六院接到举报,说十二番队的队长浦原喜助进行非法人体实验,已经下令捉拿。”

“什么?”

立香眉头皱了起来,“是谁……”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难道是蓝染?”

可是他不是正在和斯卡哈交手吗?

“影之女王失手了。”看出了她此刻的想法暗杀者回答到。

“什么!!”

立香这下是真的惊了。

师匠竟然失手了?

那可是“枪之一击若至化境,弑神亦只在翻掌之间”的斯卡哈啊!

“事实确实如此,我无话可说。对不起御主,我辜负了你的期待。”

立香看着刚刚回来面带愧色的斯卡哈有些无法理解。

斯卡哈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道,“他身上有现在还无法斩断的因果,抑制力制止我们改变历史。”

是现在还不能杀死他的意思吗?

立香想了想,世界的意识不让斯卡哈杀死蓝染,也就是说这家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还有重要作用,他们这些外来人想要杀死他抑制力自然是要想办法阻止他们了。。

立香突然有些心疼浦原他们了,祸害遗千年可以想象他们再未来会有一场苦战。

“虽然Gáe Bolg没有给他造成实质性伤害,但是也够他吃一壶的了,他大概要在床上躺上一点时间。”

立香点头,既然没能杀死蓝染那么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肯定会想办法来对付他们,他们要及时做好准备。她看了眼还在忙绿的浦原喜助和握菱铁裁,他们暂时是抽不出手了只能他们自己想办法。

她看向百貌,“他们派了多少人过来?”

“说是一个小队,估计不是很多。”百貌初来乍到也不知道死神一个小队是多少人,但是不管来多少人他们都不怕。

“要尽量避免战斗,不管他们以什么名义来抓人若是反抗对方就会把这个罪名坐实。”

他看向罗宾汉,“罗宾,接下来是你的回合了。”

绿色的弓兵拉了拉斗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嘛!像这种偷偷摸摸的活就交给我吧。”

说着就灵体化消失了。

立香挑了挑眉梢,这家伙干劲满满啊!

“中央四十六院是一群食古不化默守陈规老古董,这些人平时没事干就喜欢听耳旁风有事没事就找别人麻烦,这种人就不能让他们闲着。”

立香的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

“今晚的尸魂界已经很热闹了,我们就让它更热闹一点。”

这一天,继几位尸魂界魂魄消失案件侦查人员灵压消失之后尸魂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在戒严的静灵庭里,中央四十六院的贤者大人们被一伙人追杀,这些平时就疏于锻炼的人吓得抱头鼠闯狼狈不堪,好在救援的死神及时赶来不然后果不敢想象。同一时间,尸魂界各大贵族的女眷皆被不明人士掳走,对方的手段很高明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连被褥也被一起打包带走了。至于个别孤家寡人独守空房的贵族那些胆大妄为的家伙也没有放过,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他们剥光了他们身上的衣服,等他们听到外面的骚动想起床一探究竟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一件可以穿的衣服了。

一时间静灵庭里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山本总队长忙得焦头烂额,各番队的死神被各种使唤,鸡飞狗跳的夜晚没有人还有时间去管之前被派去捉拿浦原喜助几人的人马。

“都解决了?”

立香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死神,这些人都是一头扎到罗宾汉的陷阱里被放倒的。

罗宾汉的心情非常好,“既然是Master的吩咐我一当然是完成的好好了。”

立香比了一个大拇指以示赞赏。

“接下来就轮到我登场了。”

立香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说实话她有些想念魔术礼装了,早点把这边的事做完回去吧。

“立香桑是准备回去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浦原来到了立香身后,他看着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死神已经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

“今晚的事真是多谢立香桑了。”

“没什么好道谢的,这段日子以来我也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立香看了眼他的身后,“他们怎么样了。”

“多亏你为我们争取到了时间,他们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是虚化可能得跟着他们一辈子了。”

立香皱了皱眉,“这样的话他们不是没有办法在尸魂界待下去了吗?”

那班老古董肯定会把他们当做异类铲除。

“所以我打算把他们带到现世。蓝染不可能会善罢甘休,在此之前我们要想到对付他的办法。”

立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他,“你知道的我们是来自未来,我们没办法杀死蓝染因为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你知道我的意思吧,你们之后的战斗会很艰难。”

就算没有立香的提醒浦原也猜到了这个结果。

“但是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他笑着摊了摊手,然后将崩玉递给立香。

“按照约定这个就交给你了。”

立香接过那颗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石头,“我会好好保存的。”

“交给你我很放心。”

立香将崩玉丢进传送阵传送回迦勒底,不一会达芬奇就来通知她说随时可以准备回来了。

“准备一下去现世的事吧!我会为你们争取时间。”

“关于立夏桑……”

立香的脚步顿了一下,“我很抱歉!但是我现在要去做的事就是立夏桑想要做的。”

她回过头笑容肆意张扬,“替我跟真子说声对不起。”

浦原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么做真的好吗?

——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会死的哟。

——我早就应该死了,如果不是你的到来的话。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这是我自己的战斗,就让我为自己这平淡无奇的人生画上一个句号。

短发女人拔出了斩魂刀,沉寂了许久的斩魂刀在她手中发出嗡鸣,她轻抚着刀身朝着敌人冲去……

——再见了,立香!

迦勒底在病床上昏睡了许久的藤丸立香倏然睁开了眼,她有些没回过神,眼前似乎还是少女浴血杀敌的画面,直到耳旁传来后辈焦急的呼唤声她才从那鲜血淋漓的画面中抽离出来。

“玛……修……”

粉发少女见她看过来脸上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前辈,欢迎回来!”

她愣了一下,眼眸微弯笑容在脸上绽放,“我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