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2. 番外 001

天空是令人感到压抑的铅灰色,干燥的空气仿佛只要一动就能擦出火花。

这里是流魂街七十九区,一个被称作草鹿的地方。

橘发的少女仰躺在地上,背后就是干裂的土地,连作为缓冲的类似草皮的东西也没有。她将手垫在脑袋后面,看着一成不变的铅灰色的天空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去做死神吧!”

这是唯一能摆脱她现在这种生活的办法。

草鹿作为流魂街的末几个区食物严重缺乏,为了生存人们偷窃强掠、**放火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自认为生前还算是好人的她没办法和这些人合流同污,但是饥饿感却三番两次的怂恿着她,再这样下去她担心她会做出一些自己也无法想象的事。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

她已经**,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名叫尸魂界的地方,是人死后魂魄呆的地方。普通的魂魄不会成长也不会感到饥饿,若是能感到饥饿那就说明你拥有灵力,拥有灵力的整可以成为死神。想成为死神就要先**灵术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护廷十三番队之中。

巧的是再过不久就是真央新学期的报名日了。

为了不饿肚子而想成为死神的少女就这样离开了草鹿,向真央灵术学校走去。

少女的名字叫做立夏。

你问姓氏?

“那东西我早就舍弃了,现在我就只是立夏而已。”

少女还很稚嫩的脸上有着和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稳,金色的眸子总是笼着一层云雾,让人看不真切。她有些一张娟秀的脸蛋,身上的气质很干净,一看生前就是大小姐那一类的人。她的身手很好,一路走来那些想打她坏主意的人都被她打趴了。

这天她遇到了一个金发少年。

少年本来无精打采的走在路上目光在看到立夏的时候陡然一亮,然后蹭蹭的跑到她的身边开启了话痨模式。

“hello!美丽的小姐,见到你我倍感荣幸,请问能和你交个朋友吗?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嘛~不要不理人嘛~~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被人欺负怎么办?我做的骑士怎么样?不要吗?那跟班总可以吧……诶!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立夏不胜其扰转头把他揍得连他爹妈都不认识。

“别跟着我!”她警告道。

原以为那人会知道教训从此躲得远远的,没想到他在地上哀嚎了两声又跟了上来,死皮赖脸的跟在了她的身边。

“不要那么凶~~漂亮脸蛋都要变得不漂亮了。”

立夏没有理他。

“看你走的这个方向难道是要去真央灵术学院吗?好巧我也是。”

立夏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

少年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我们一起呗,路上正好……噗!”有个伴。

未说完的话在少女的拳头之下硬生生吞回了肚中。

少女的那对金眸淡淡的看着被打出鼻血的少年,捂着鼻子的少年对他的暴力没有任何埋怨反而还在试图挖出她的名字。

“立夏。”

一直都在唱独角戏的少年愣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哈?”

橘发的少女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立夏,我的名字。”

少年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已经不仅仅用激动能够形容,他说,“我叫平子,平子真子。扁平足的平,加上小野妹子的子,真性□□的真,再加上辣味明太子的子,所以是平子真子,请多指教。”

立夏:……

这家伙连自我介绍都罗里吧嗦的说一堆。

这就是立夏和平子真子的初遇,所有的故事都从这里开始。

平子真子觉得自己虽然有些口花花但是对待感情是非常认真严谨的,就像他喜欢立夏,就算她拒绝了他无数次他下次还是会找机会告白一样。

他对立夏的心苍天可鉴。

但是……

日世里:“你个秃子给我离立夏远一点,不然我告你性骚扰。”

平子真子:……不是!我只是日常告个白怎么就变成性骚扰了?

至于当事人立夏:“嗯?就是觉得真子你太熟练了,给人一种你很随便的感觉,说出来得话自然就没有什么可信度。”

立夏的话一针见血,平子真子捂着受伤的心嘤嘤哭泣着。

不过,不得不说立夏的直觉很对。

最初的时候平子确实是像平时跟其他女人搭讪一样找上她的,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双眼中一片死寂,单薄的身影看上去格外孤单,虽然还活着却好像行尸走肉一般,那时的平子真子与其说是故意搭讪不如说是想把她从孤独的边缘拉回来。

事实上他也成功了,她的身边人越来越多,她的双眼也渐渐有了光彩,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直到这时候平子才发觉对立夏的感情已经不是朋友间的怜惜了。

——想和他一起,想和她走过这漫长的一生。

但是大概是之前告白给了立夏他太随便的感觉,他至今还在追妻的路上奋斗着。

“真是的,答应他不就可以了吗?立夏你也是喜欢他的吧。”

迟钝如日世里都发现了两人间诡异的气氛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立夏只是摇了摇头不说话。

时间就这样流逝,命运的钟摆终于将故事推上了高潮。

“真的不想做副队长吗?”

刚刚成为队长的平子真子还在劝说着立夏,“成为副队长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你不想看我认真工作的样子吗?”

立夏送给他一个白眼,“你会认真工作才有鬼。”

平子真子傻笑着凑近她,“还是立夏酱了解我。”

立夏把他凑过来的脑袋推选了一些,“有时间在我这浪费时间还是早点回你自己的办公室批文件吧,免得又像昨晚一晚通宵工作。”

被推开的平子真子很不要脸的反将自己的头在立夏手心里蹭,被恼羞成怒的立夏拍了一下。

“立夏酱你怎么知道我昨晚通宵批文件了?”平子真子捂着脑袋问。

立夏:“……我听别人说的。”

平子真子:你前面那诡异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平子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等下新一届的真央毕业生要来报道,你要来吗?”

立夏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好!我们一起。”

就是在这一天他们见到了蓝染。

棕发男人站在人群里安静又低调,按理不会有人注意到他才对,但是立夏却注意到了。男人的身上有种她熟悉的味道,让她想起了被她埋藏在心底的事。

她生前的家族还算有名,生活条件也不错,她因为灵力强大一出生就比其他的兄弟姐妹得到更多的关注。自她有记忆以来她都在训练,很少有像其他人一样自由的时间,就连上学的权力也被剥夺了,他的课程都是家人找了家教来教的。她觉得蓝染很像的人就是她的那位家庭教师,同样的棕发,同样的黑框眼镜,同样温柔的气息……同样的暗藏祸心。

在和蓝染相处两天之后立夏就得出了这样的判断,她看人也许不准,但是可惜的是像他这一款她绝对不会看错,毕竟她就是为此付出了代价。

立夏原本是像把这件事告诉平子真子的,但是想了想她无凭无据的仅凭自己的感觉就将蓝染断罪他,别人不仅不会相信还会觉得你太武断,所以立夏思索再三还是没有告诉他,只是委婉的让他注意蓝染的举动。

平子真子在立夏问他蓝染的情况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之后见他频繁的关注那个新人更是有些吃味,为此他没少给蓝染使绊子。

立夏毫无所觉,或者是觉得蓝染这样的人就算被整了也是活该所以一点要阻止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找蓝染的次数更多了。

她想的很简单,只要靠的近了才能揭开这个人伪善的面具。

就是这样简单干脆的方法刺激到了平子,本着“立夏酱是我的,你这哪来的小白脸给我有多远走多远”的想法他一次又一次把外勤的任务丢给他,然后自己到立夏面前刷存在感。

莫名被拉进修罗场的蓝染:……

就这样一来二去四番队里就传出了平子队长苦追立夏九席,而立夏九席钟情蓝染的传闻。

立夏在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还笑了很久,然后当着日世里的面否认了这件事。

日世里一脸狐疑,“那你干嘛要拒绝做真子的副队长。”

立夏笑了一下,视线看向窗户之外,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在队长室奋笔疾书的平子真子。

她笑着喝了一口茶,“我觉得这里很好,很好。”

一连用了两个很好,日世里知道这一次又要劝说失败了。

“真子你加油!”

离开的时候日世里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平子真子的肩膀。

平子快要哭了,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巴拉着日世里嚎啕大哭,“为什么要是蓝染啊!其他随便什么人我都不会这么反对,但是为什么要是蓝染啦。”

日世里一脚踹过去,“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平子真子倒在地上不动了,虽然他没有听懂立夏之前给他的暗示,但是能做到五番队队长这个位置他当然也不傻,他用自己的办法看出了蓝染这人的不对劲。

他喜欢立夏立夏拒绝他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她就算喜欢别人他还会微笑的祝福她,但是这个人若是蓝染就不行,那个人很危险,立夏不会幸福的。

两个人明明彼此关心,却因为这样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告知对方真相的两个人就以这样的模式又过了好几年。

时间对于有着漫长生命的死神来说是没有意思,静灵庭的天空不像她当初生活过的草鹿是灰色的,湛蓝的天空让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欢快,同样是天空和她当初透过窗户向外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看着天空的她在想着什么呢?

应该是自由吧。

想像那些从她眼前飞过的鸟儿一样拥有一对翅膀,然后飞离那个禁锢了她自由的牢笼。

而现在……

她看着走在她身边的同伴,欢声笑语,吵吵闹闹。

她的嘴角不禁带上一抹微笑。

——幸福大概就是这样了。

“在笑什么?”

平子故意落后一步走到她身边,他们这群人浩浩荡荡的正走在野炊的路上,就像之前说的,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必须找点事情来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立夏看了眼身边的人,“你一个队长和我们这些普通队员混在一起没问题吗?工作做好了吗?”

平子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听了立夏的话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出来玩就不要提那么扫兴的事啦,文件我已经让惣右介帮忙处理了。”

想了想蓝染抱着一叠文件奋笔疾书的模样立夏忍不住笑了,“纵观护廷十三番队没有那个队长是像你这样压榨自己副队长的。”

平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那是看得起他。”

立夏挑眉,“我是不是还要夸一句你眼光独到?”

平子立马笑着答道,“谢谢夸奖。”

立夏:……

这一天大家玩的很开心,就连回去的路上也是欢声不断,大家依依不舍的告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立夏并没有回宿舍。

正确的说是她在回宿舍的路上又拐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蓝染鬼鬼祟祟的从队舍里出来,下意识的就跟了出去。

她不是第一次跟踪蓝染,他经常偷偷跟在他身后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立夏跟踪人的技巧很好,灵力又高,这么久以来蓝染一直没有发现他的身后有一条尾巴。但是这人也不知道是伪装得到太好,还是真的没有坏心思,这么久竟然一点破绽也没有。但是他又经常在晚上出门,行踪诡异,立夏费解之余将他的危险程度提了又提。

立夏一路跟踪,在跟着他到小树林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

之前他虽然也有在晚上出门但是不会往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就像是故意避开人群一样。

意识到他的行动模式不对的立夏当下警觉起来。

果然,那个一直安静走路的男人停了下来,他背对着立夏所在的方向,声音却传了过来。

“已经跟了我很久了,不出来见个面吗立夏九席。”

果然被发现了。

立夏没有一丝惊慌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什么时候发现的?”她问。

月色之下蓝染的镜片反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开始就发现了。”

至于这一开始说的是什么时候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不知道立夏九席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他推了一下眼睛,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立夏却皱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一直带着面具你不累吗?”

这话她早就想问了,但是怕暴露一直没有问出口。

蓝染笑容温和,“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呢?”

立夏盯着他半天没有说话。

“像你们这种人脸上的面具已经是你们身体的一部分了,说出的话真真假假恐怕连你们自己都已经分辨不清了。”

蓝染歪了下头似乎是在疑惑,“早就想问了,立夏九席是把我和什么人搞混了吧,总觉得你在透过看其他人。”

这个女人看着他的目光总是很奇怪,有孺慕,有敬重,有爱恋,还有怨恨,那目光太过于复杂让他忍不住有一探究竟的打算,所以他也没把她那些怪异的举动放在心上,只要不妨碍他的计划他的身边多个玩具也没有什么。

立夏听了他的话摇了摇头,“你是你,他是他。就算你们再像我也不会把你们搞混的。”

“那跟着我又是为了什么,你这样要是被平子队长知道了又要责难于我了。”

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些委屈立夏却没有理会,想他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演戏了,她当初就是被那个人的那张脸和精湛的演技给骗了。

“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虽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是以我自身的经验猜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现在跟我走,到总队长面前坦白你的罪行,我会请求总队长饶你一命。”

蓝染突然哼笑出声,“原来你跟了我这么久连我想干什么都不知道吗?看样子你只是有些小聪明,跟那个人比起来你还差得远了。”

立夏皱眉,那个人?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他突然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立夏顿觉不妙下意识的把剑去挡。

利刃撞击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树林。

“哦呀哦呀!竟然接住了。”

站在立夏面前的是有着一个眯眯眼的银发的少年,身上还穿着真央灵术学院的红白校服,这人年纪不大但是战斗能力很强,立夏皱着眉和他过了几招,竟然没有从他手中讨到一点好处。

“你小子很不错。”她真心的赞扬到。

“就是可惜跟错了人。”

两人利刃相抵立夏注视着面前的男孩,金色的眸子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不要做让你自己后悔的决定。”

少年握着刀的手抖了一下。

“银。”

那一边一直看着战况的蓝染出声了。

“需要我帮忙吗?”

少年握着刀的手再次变得坚定,少年用他这个年纪才有的稚嫩的声音说,“我可以的,蓝染副队长。”

“是吗?”蓝染这么说了一句身形突然一闪,手起刀落血花飞溅。

“但是时间不够了。”巡逻的死神很快就会过来。

立夏在察觉到蓝染靠近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想要躲闪,但是他的动作太快了,她的面前又有那个少年挡着,动作慢了一步的立夏就这么被刺中了腹部。疼痛传来她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用力将少年会下来的斩魂刀挥开,与他们保持了一些距离。

蓝染走到少年身前,“可以了银,接下来就交给我。”

少年似有不甘但是在蓝染不带感情的目光之下只得乖乖退下。

立夏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蓝染的脸上还是挂着那种老好人的微笑,“不愧是常年占据九席的立夏桑,有这样的实力在五番队真是屈才了,和我合作怎么样?和我一起站在这个世界的定点。”

立夏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在打着这样的主意,真是笑**了。蓝染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怎么还会做这种小孩子也不一定会做的梦。”

被嘲笑的蓝染并没有生气,在他遇到的人里说这样的话的她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是这些人只会有一个结局。

“走吧,银。结束了。”

再次在立夏身上补了一刀,并顺手破坏了她的锁结和魄睡,失血过多外加灵力流失,这个女人就算放着不管也已经活不了了就让她在痛苦挣扎中死去吧。

本应该是这样子的才对。

血液和灵力的流失让立夏的意识一瞬间就模糊了起来,双眼不甘的看着那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就要死掉了吗?

好不甘心啊!

比被那个人杀掉还不甘心。

她为什么就是这么弱呢?

要是她能再强一点她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

好冷啊!

原来灵体死亡也是会觉得冷的。

真子……

好想在见你一面啊!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然后已经逐渐消失的身体似乎有什么东西填充了进来,之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意识再次恢复过来的时候她再一次看到了平子真子,他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子,旁边跟着蓝染,他用那种讳莫如深的目光盯着她,她想冲过去抓住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她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占据了。

等立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也见到了占据她身体的人。

那是一个和她一样有着橘色头发的少女,年纪在十四五岁,双眼澄澈干净一看就不是个坏心眼的孩子,立夏第一眼看到她就有种亲切感。

女孩将自己来到这里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再三表示等自己回收了圣杯就把身体还给她。

“你不要如此紧张,现在的我就算想出去也没有精力,外面的事就交给你了。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小心蓝染,那家伙不是简单角色。”

“就是他把立夏小姐弄成这样的吧。”少女一语道破真相,“那时候我听到了他和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立夏点了点头,“既然知道那就需要更加小心才是。”

“不要担心,我有爱德蒙,蓝染打不过他的。”

立夏知道她说的是那团黑色的影子。

“还有蓝染那家伙不是很喜欢玩幻术吗?别的不敢说,玩幻术他的段数还差了一点。”

之后她果真就看到她把用幻术伪装的蓝染耍得团团转。

她就这样将自己的意识藏在深处,看着立香为了寻找能够回家的路而努力着。

立夏看着很是羡慕,为了自己的目标勇往直前的立香的身影让她也有了想要守护的想法。

“就此止步吧!这背后是我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不会让你们踏进一步的。”

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挡下所有来抓人的死神的立夏九席在尸魂界留下了“血修罗”这样的恶称,并载入尸魂界极凶恶档案,供后世引以为鉴。但是在一些人心里,她一直是哪个勇敢的、单纯的立夏九席而已。

——勇敢的少女啊,谢谢你给了我勇气,能够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我的友人啊,祝你们今后的日子平安顺遂。

——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