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12 Master的日常非日常

迦勒底

刚刚送走第一批调查员的迦勒底短暂的平静了下来,虽然还是人心惶惶的,但事已至此他们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远在大洋彼岸的某个少女,已经回到日本的她不知道能不能过上像以前一样普通的生活。

“那是不可能的。不管魔术协会是否承认立香的伟绩,那群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魔术师不会承认自己被一个普通人救了,为了找回面子他们必定会百般刁难。关键是手段,自视甚高的他们还做不出残害普通人这种事,只能暗戳戳的诅咒。至于封印指定……说实话,立香除了拯救人理的伟绩,其他还真拿不出手。”

毫不留情的将自己不成器的弟子兼御主数落了一遍,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二世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埃尔梅罗二世,时钟塔的十二君王之一,在这次冠位指定中以从者的身份在旁协助,是在加班榜排名第一的人。

作为时钟塔现代科的讲师,埃尔梅罗二世手下有着一班性格迥异但是天赋异禀的学生,这让他欣慰的同时又感到嫉妒。而藤丸立香当真无愧是他带过的最差的学生。

“不要这么说嘛~~立香酱可是很努力的。”

达芬奇在他旁边坐下,他们两个之所以会这样子坐在这里是因为有事要商量。

罗马尼医生不在之后达芬奇挑起了迦勒底代理所长这个大梁,她一边和魔术协会的人周旋一边还要关心立香的状况,闲下来的时候还要在工坊里研究礼装,可以说是迦勒底最忙的人了。玛修好几次都劝她去休息,都被她笑着挡回去了。

之所以会找埃尔梅罗二世谈话是因为他是迦勒底最了解魔术协会的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能够轻易看穿事物本质的二世都不要动用脑子就猜到了他们接下来可能会有的行动并提出针对性的办法。

“迦勒底会被拍卖,英灵会被遣散,灵子转移会被他们占有,这些都是早就预料到的事。关键是立香……”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诡异的沉默笼罩在两个人身边

“关于那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达芬奇说的是之前立香被袭击的事。

有除了魔术协会的人盯上了立香,而且对方来者不善,身份不明。

说到这个二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线索不足无法判断。”

对方在一次失手后就销声匿迹了,迦勒底这边怎么调查都没有线索。

“但是,既然他们的目标是立香,那么他们肯定还会找机会下手,所以我才说立香已经回不到以前那种普通人的生活了。”

说到这里二世垂下眸子,表情沉痛。

“现在立香的身边只有岩窟王,而且那家伙还因为灵基受损战斗力大幅下降。魔术协会现在盯得紧想偷渡两个英灵过去都不行。”达芬奇皱起好看的眉面露担忧。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用人类的办法。”

埃尔梅罗二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对面的达芬奇立马get到了他的话。

“对!我怎么没想到!对付人类当然是找人类了,不愧是多智而近妖的军师大人。”

两个天才三言两句间就做下了一个重大决定,对于此远在大洋彼岸的立香完全不知道。

此时的立香正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许久没在外面的世界闲晃立香一时忘记了时间,等回过神的时候天边已经挂着晚霞了。

她的影子在身后拉得老长,某个借口养病的家伙也好像是真的在养病一样无声无息的,她不免有些担心他真的伤得有那么重吗?

那天袭击的事她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她和岩窟王一路夺命狂奔对方紧追不舍,最后他们不胜其烦奋起反抗,然后呢?然后……记忆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他之前也有问过岩窟王但是他支支吾吾只一句“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打发了她。

——肯定发生了什么!

——可是为什么会忘记了呢?

她有些烦躁的咬着指甲。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心情不对,她身后的影子扭曲了一下,然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游动起来。

“在想什么?”

立香一回神就看到了斜睨着她的岩窟王,她立马开心的叫了一声:“爱德蒙!”

脸上开心的表情毫不掩饰,岩窟王看着这样的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帽子,决定看到他心情不错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又叫他那个名字的事了。

“你怎么出来了?身体没事吗?”立香虽然开心但是还是不免为他的身体状况担心。

在这里他虽然可以靠立香供给魔力,但是立香的魔力一般,大多数的时候他都在沉睡。本来达芬奇还是建议他就在迦勒底的,毕竟迦勒底装备齐全材料丰富,只要假以时日他就可以痊愈,但是岩窟王还是选择了第一种。

——“那个用盾的小姑娘现在派不上用场吧,我正好闲着想陪共犯者淌淌这趟浑水。”

至于其中真正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用修复灵基这个理由代替玛修跟立香签订契约的岩窟王,顶着迦勒底一众从者的怨毒的目光像一只战胜的公鸡昂首挺胸的和御主回到了日本,私底下那些从者怎么咒骂扎小人也不关他的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他挑了挑眉,“虽然魔力有限但是你的魔力确实有传递到我这边。”

“那就好!那就好!”立香笑着往他那走了两步,“阿尔托莉雅说吃东西可以补充魔力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说完她拍了拍胸脯,“不用担心,你master我现在是有钱人。”

人理修复之后迦勒底给她发了一笔工资,数目还不小,够她什么都不做大吃大喝的用上好几年了。出于安全考虑她回到日本就单独开了一个账户把钱存进了银行。

闻言岩窟王饶有兴趣的看着她,“master,你是想要包养我吗?”

“唔?”这跟包养有什么关系?不过转念一张,她和迦勒底那么多英灵还真有那么点像包养关系。包吃、包住、包玩、陪吃、□□、陪玩,三包三陪还有比她更称职的御主吗?必须没有啊!养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三个、四个……管你来几个。

servant你敢来master我就敢养。

所以说包养还真没说错。

想通了这一点她点了点头,表情认真,“我养你。”

岩窟王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惊人的笑声。

立香被吓了一跳,看了下四周过往的路人果然都朝他们这边看来了,她不由红了脸,伸手去拉岩窟王的衣服。

“喂喂!爱德蒙你小声一点。”

迦勒底哈哈哈三人组的笑声可是不容小觑的。

伯爵的笑声停了下来,金色的眸子扫过打量他们的路人,被他那对眸子扫到众人只觉得浑身冰冷打了一个寒颤之后纷纷别开了目光。

——人家帅小伙在哄骗小女生关他们什么事,溜了溜了。

没有了那些让人讨厌的目光岩窟王这才看向立香,少女扯着他的衣服仰着头有些紧张的看着他,他的眸色蓦然变得深邃。

“你还想拉到什么时候?”

“啊?哦!”

立香讪讪地松开手。

不愧是情绪多变的复仇者,前一秒心情还很好的样子下一秒不知道为什么又生气了。

岩窟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开始教育立香,“看来迦勒底的英灵太多让你有些忘记什么叫做男女有别,不要随便扑进男人怀里。”

“哦!”

橘发少女闷闷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奇怪,这些话都是卫宫老妈子时常挂在嘴边的怎么爱德蒙也开始学他了?

岩窟王淡淡的扫她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普通人看不到的或透明、或奇形怪状的非人生物上,微微皱眉,“早点回去吧,立香。”

立香也注意到了那些妖魔鬼怪,在日本向来有逢魔时刻的说法,夜幕降临是那些非生物出来的时候了。

过去十几年一直看不到这些东西,拯救人理之后突然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立香经过这段时间也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状态,她不觉得这些东西会做什么,而且也不怕它们做什么,看惯了奇美拉、双足飞龙这样怪物的立香也不觉得它们可怕,但是岩窟王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就听话的顺从了。

话说回来有件事她已经在意很久了。

不知道打败这些非人生物会不会掉过鬼混提灯、凶骨这样的材料。

同样是鬼魂和小怪很有可能啊!

你看人家基力安不就掉了虚影之尘了吗?

找个机会一定要试试!

迦勒底的御主双眼放光跃跃欲试。

——材料不嫌多啊!

此时在立香附近游荡的非人生物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后背一阵恶寒。

回到家的时候,立香一开门就看到有人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游戏手柄正在打她之前没有打完的游戏。

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人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长发从他肩头滑落,“是立香回来了。”

立香呆愣在原地,“老师!”

出现在她面前的正是埃尔梅罗二世。

“老师你怎么来了?”

埃尔梅罗二世没有回答他而是熟练的操作着游戏柄,神态专注,看样子在游戏结束前是不打算说话了。

立香默默的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自己的从者自己了解。

埃尔梅罗二世,迦勒底劳模,万年加班组成员,性格别扭,整天板着一双不高兴脸,跟别人说话也少有好言好语的时候,一双看透事物本质的双眼总是让人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然而实际上,他非常会照顾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还经常在背地里因为某件事而抓狂。三破之后会变成少年韦伯的模样,这个模样的他虽然还是一副别扭的模样但是喜怒哀乐会很容易从脸上看出来,虽然喜欢皱着眉但是没有成年时那种压迫感,反而是一副风一吹就能倒下的瘦弱模样。顺便一提,不管是哪个模样的他都喜欢打电子游戏,不喜欢收拾房间,酷爱赖床,还有经常忘记吃饭,直到饿到胃疼才会想起要吃东西,是迦勒底老妈子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

特意从迦勒底赶过来的埃尔梅罗二世不用想现在肯定空着肚子,虽然英灵不需要食物但是埃尔梅罗二世是拟似从者,身为英灵的那位大军师在把所有东西都交付给他之后就离开了,所以他这个身体还是需要进食的。

等诶尔梅罗二世打完游戏准备说正事的时候立香已经先一步把晚餐摆到了他面前。

少女笑盈盈的说,“老师,先吃点东西,吃饱了我们慢慢说。”

埃尔梅罗二世:……

立香盯着他把晚餐吃完,又收拾碗筷子这才坐下来准备聆听老师的教诲。

“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立香愣了一下,对上二世异常认真的眸子她心下咯噔一跳,恐怕对她来说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好……好消息吧!”她还想再挣扎一下。

看穿她的二世仿佛嘲笑般的扯了扯嘴角,“迦勒底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出于你的安全考虑,我们决定委托第三方的组织照顾你的生活。”

“第三方?”

“达芬奇正在筛选可以信任的组织,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立香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我明白了。”

这是二世和达芬奇共同的决定,立香相信他们。

“坏消息就是,英国那边已经得到了你回到日本的消息,以他们谨慎的态度相信已经派人监督你了,那些人不足为惧你自己看着应对吧,就是注意点不要让人发现你用魔法。”

说是监督,熟悉那些迂腐老头做法的二世知道这是变相的监视,只要他们发现立香这边有异常的举动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申请捉拿。但是相对的,若是什么也没发现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里不是英国,不是他们这些外来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方。

立香不懂魔术师的这些弯弯道道,二世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完全是个乖学生的样子。

“我知道了。”

用不用魔法对立香来说完全无所谓,本来她对魔法就没有什么执着,学习魔法也是为了在拯救人理的时候不会拖玛修他们后腿。而且她是真的没有魔术天赋,学习的慢,还经常记不住咒语,使用魔术的时候基本上依靠的是魔术礼装,所以立香比起魔术花很多的时间在其他地方。就像年长的吉尔伽美什王说的:有那个念咒语的时间还是抄起斧子砍过去更快。

#新任近战法师无所畏惧。

一直在教导立香魔术的埃尔梅罗二世:徒弟一不小心长歪了,心好累。

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埃尔梅罗二世走进立香为她准备的房间,准备好好睡一觉。

“对了!临关门前它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迦勒底的英灵知道你这边的事都在盘算着搞事情,被达芬奇发现拦下了。不过还是跑出来了几个,你……”他在这里微妙的停顿了一下,“……自求多福吧。”

说着不等立香反应就砰地一声吧门关上了。

被他那话中的信息量吓到的立香:……

“这种事下次早点说啊老师!”少女一脸崩溃的说。

这个才是真正地坏消息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